职工风采

职工风采

您的位置: 首页 > 职工风采
【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灯
2018-12-29 11:01:40
来源:本站原创

       从小我就怕黑,黑暗总是让我心生莫名恐惧,所以我对灯有一种独特的记忆。2018年,中国改革开放40年,蓦然回首,光阴荏苒,过去的年代关于灯的记忆,如同幻灯片似的,在眼前一一掠过。

       从记忆开始,用电还不是很普及,煤油灯是家里最重要的照明工具。煤油灯的灯身是有着曼妙身姿的玻璃瓶,在瓶里倒入煤油,瓶口垫上一个小铁盖,铁盖中间有个小洞,穿上一根用薄铁皮卷的空心铁管,空心铁管里穿上棉线做成的捻子,捻子头是灯芯,灯芯可调节大小。点燃捻子后灯芯就冒出火苗,灯捻滋滋地吸着煤油。那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盏这样的煤油灯。由于母亲去世早,身为教师的父亲白天总是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所以经常晚上备课到很晚,我胆子小,特别怕黑,不敢一个人先去睡觉,就跟着父亲熬夜,为了省油,父亲总是把灯芯捻到最小,把煤油灯放在高一点的桌子上,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微弱的油灯之光照在空旷的房间里,整个房间都是寂静幽暗的。我坐在桌子旁,看着那盏小小的煤油灯,看那红色的灯花在灯芯上聚集、跌落,有风吹过,那光就不停地跳跃闪烁着,似乎随时都有被吹灭的危险,我急忙伸手去拢住那灯。我的一双小手,在挡住风的同时也把光给遮住了。在寂静的夜晚,那小小的煤油灯,那忽明忽暗的灯光,勾勒着父亲的辛劳和我的童年梦想。时间过去了许多年,那一簇跳跃闪烁的煤油灯的灯光,总是不时闪现在我的脑海。记忆中煤油灯的灯光,承载着回不去的时光。

       再后来,电灯普及到每家每户,虽然有时电压严重不足,照明用电高峰时,几十瓦的白炽灯炮,只有中间那么一圈钨丝红着,父亲把它戏称为“挂在墙上的南瓜花”。可就是这小小的“南瓜花”,也比昏暗的煤油灯亮了许多,而且不用担心被风吹灭。傍晚时分,散落在乡间各处人间的灯都亮了起来,一点点黄晕的光,犹如散落在人间的点点星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祥和的夜,带来了希望和期盼。2010年,旧房子进行了翻新,一进家门,就看见了客厅天花板上那盏大吊灯。这盏吊灯是水晶做的,非常漂亮。遥控开关,一只开关控制三种灯色,有冷色,暖色,可明可暗,随意调节。我按下遥控开关,美丽的吊式水晶灯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显现出华丽尊贵的气质。一身通体晶莹的串串垂饰,如若层层叠叠的晶莹果实,豪华吊灯将房间照得一片明亮,既照亮了房间里各色现代化家电,也将未来照得一片光明。前些日子回家,惊喜地发现,村子的道路两旁各林立了一排路灯,而且是节能环保型灯。傍晚时分,原本幽暗的道路照得亮如白昼。我独自站在大门前,透过那两排明亮的灯光,看到集市上,华灯高照,各家的窗户都亮着灯,明暗不一各有特色。灯光下的人们或许正在暖黄色的灯光照射下的厨房准备着美味可口的食物,抑或是在明亮的客厅中与家人一起谈笑风生,一盏灯下一个故事,那不同的故事,汇集在一起,就成了中国故事,中国梦。

       收回目光,看着路灯下迎光飞舞的飞蛾,我的思绪也如同那些纷飞的小虫,在时空的光柱里穿梭飞舞。记忆里那一盏盏灯,陪伴我走过黑暗,走向光明。眼前那一排排明亮的路灯,不仅仅照亮了人们脚下的路,也照亮了整个美丽乡村,照亮了我们通往未来幸福生活的路。

       (作者:长治分公司  曹宏武)